紫金文创沙龙第五期会议:“生活美学与城市文化形象”

来源:    点击数:47    更新时间:2016-07-07


一个怎样的人会执着坚守传统文化四十余载?一支什么样的团队会在宁静的地方造了一座城被BBC誉为传承的英雄?生活与美相距多远?美在社会中可以渗透多深?艺术界人士怎么看?企业界人士打算做什么?

酷暑八月,《汉声》杂志创始人黄永松先生、慈城三剑客之一郑利群女士、匡时拍卖公司董博先生、江苏江业集团董事长史立斌先生等一行做客紫金文创研究院,共话生活美学与城市文化形象塑造。






独家专访

黄老师致力于中国传统文化传承与保护四十多年,您觉得何为我们当下的生活美学?

    生活美学是要接地气,讲白了是平日的吃穿住行用。厨具、灯饰、家居等等都是生活美学的载体。老的工艺、已有的产品如何面对新的生活是当下我们在思考的问题。欧洲的现代化进程比我们早,在现代生活的美学思考层面也比我们介入的早。在很多城市中,我们能看到向西方学习的影子。但是学习到的似乎形式大于精髓。其实回头想想,中国社会从很早就有生活美学,而且曾经一度做得挺好。


    生活美学并不是简简单单地挂几幅名画,它悄无声息地融入个体生活的每一个细枝末节,体现出个人或家庭的生活品味。生活品味的提升,不是消费数额机械的变化,而体现在生活中所蕴含的文化上,是任何时代都要努力的文化提升。


    文化是有根源的。现在的年轻人其实有些迷茫。创新是一方面,但同时也要有能力关注到“老东西”。所谓温故而知新。在老东西里,我们能挖掘很多内容出来,“老东西”里孕育着生机。从近期走访江苏的传统手工艺中,我们看到了很多内涵丰富的“老东西”,也给我们正在酝酿的“天工山丘”计划增加了不少灵感。传承是要时间上的经营,不能只顾空间上的扩展。




中西方都会面临老与新、当下与未来、艺术之于社会等等这样的问题,您觉得西方做的怎样?

    在欧洲,可以看到文化提升城市形象;生活美学自然融入社会各个阶层;政府与社会共同完成文化与创意人才育成等非常有趣的现象。欧美文创发达国家文创人才孵化平台做得比较好,能够给予青年人切实的帮助。除了提供硬件设施,关键在软件层面能够给予多元的补充,包括必要的商务与法务培训、公共关系资源渠道等等,帮助文创青年人才尽快在社会立足。


实际孵化的效果怎样呢?

    在政府的有效孵化下,有不少非常有想法的青年设计师在艺术与商业之间找到了很好的平衡点,有能力立足社会,获得长远的发展。设计也不仅停留在概念与个体层面,相反,以具体的产品与服务形态,嵌入到了社会更深的层面,发挥其独特的功能。


西方有西方的情况,对我们而言,有哪些可以借鉴?

    面对西方的文创、西方的设计,西方的生活美学,不能只看“眼前的西方”。欧洲国家对于传统工艺的尊重,对于旧空间的改造,我们能从中看到“温故知新”的力量。近年来国内致力于培养自己的设计师,了解工艺对于设计师而言十分重要。传统工艺应对中国现代设计发挥积极的作用。


听您介绍,西方在文创领域的突破得益于“温故知新”,而“温故知新”的突破点在于青年,离不开对青年人才的培育与孵化。您觉得如何行动会更好?

    孵化与教育需要一个较大的平台。国内每年培养的设计类学生很多,但是毕业以后,各谋生路,分散于江湖。工作与专业不对口的,或者想靠专业谋生但没有合适的就业平台的并不鲜见。如果能集政府与社会之合力,对青年人进行支持、培育与孵化,提供其创业的基础条件,无论是对人才培养、传统文化城市形象提升、就业与经济发展、社会治理还是提升民众生活品质而言都将产生积极而深远的影响。


    此外,如果对传统文化底蕴的吸纳与整理如果做的再好一点,设计融入生活,服务社会就会更好。只有我们的基础扎实深厚,在基础之上生长出来的部分才能稳定而强大。从观念到造物,设计、时尚、生活、美学这是一个复杂的体系。认识到它的复杂与宏大,然后满怀信心、脚踏实地去做,整理好传统,托起青年,这,是我们的路。


2015-2016 紫金文创研究院 版权所有 © 江苏省南京市北京西路74号 电子邮箱:zjwc@nua.edu.cn
Copyright © 2016 Purple Academy Of Culture & Creativity All Rights Reserved